1942延安文学事件中的大历史与小故事

jason 416 2021-01-23

摘要:王实味的命运在1942年延安文艺事件中有着深刻的意义。王实味不是1942年延安新启蒙文学的开创者,批判的锋芒也不是特别尖锐,但却成为1942年以来第一个为中国文学献出生命的作家。抗战时期的延安,王实味的命运有其特定的原因,包括其性格、与毛泽东的关系以及与延安文艺思想相对立的系统的文艺思想。同时,国民党的宣传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

关键词:延安文学事件:王实味;伟大的历史:小故事

中国图书馆分类编号:1209=6文件识别码:阿文张号: 1004-0544 (2012) 08-0076-05

目前学术界对王实味的研究已有不少成果,如黄长勇的《王实味传》、宋金寿的《毛泽东与王实味的定案》等,但这些成果基本都讲述了事件的经过,很少涉及对王实味命运的深入考察。王实味的命运在1942年延安文艺事件中有着深刻的意义。王实味并不是1942年延安“新启蒙文学”的发起人,他的批判锋芒并不令人震惊,但他却成了1942年延安文学的牺牲品。王实味在当代文学的生成过程中为什么会遭受这种命运?这背后的故事是什么?本文试图回答这些问题。

一个

关于王实味命运的故事,发生在延安文艺整风的伟大历史上。1942年延安整风之初,很多人,特别是普通知识分子,都不清楚自己的意图,就像当时《解放日报》的编辑李新说的那样:“其实当时普通干部,甚至一些高级干部,都不了解整风的意图、要求和做法。”应该说,当初整风运动的目的是为了清除王明等人的苏联背景的力量和影响。当时《解放日报》的社论暗示“干部名人”“大师”要在群众面前“脱裤子”“剪尾巴”。同时,这篇《社论》还说:……“我们自动主张脱裤子。因为我们有充分的自信,我们知道自己基本上是健全的,只有一些个人的缺点,而这些缺点很快就会被消除……”也许正是这样的暗示,延安《解放日报》补编《文艺》始于1942年3月9日丁玲《三八节有感》的发表,涉及整风主题。艾青的《了解作家,尊重作家》出版于3月11日,罗枫的《还是杂文时代》出版于3月12日,王实味的《野百合花》出版于3月13日(后半部出版于3月23日)。这些文章引起了关注的广泛关注。此外,王实味还在《墙报》《矢与的》上发表了三篇文章,包括第一期的《我对罗迈同志在整风检工动员大会上发言的批评》和《零感两则》,第三期的《答李宇超、梅洛两同志》。王实味写道:“……你害怕对大人物(尤其是你的“老板”)说点什么吗?相反,你擅长深度写作和罗志的《小人物》吗? "(《零感两则软骨头与硬骨头》),比猪还笨的领导.王实味自信满满,骨子里从来不软.”(《答李宇超、梅洛两同志》)这些文章是在中央研究院三一八动员大会和民主选举之后写的。1942年3月18日,在中央研究院整风动员大会上,王实味提出了“民主选举”和“墙报文章匿名”的主张,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,检察委员会全体委员都是民主选举产生的。王石米在一些人眼里成了民主英雄。但是,包括王实味在内的许多人,并没有想到毛泽东会彻底整顿文化圈和知识分子,以消除以王明等人为代表的主观主义和党八股。整风的原则是务实和集中,集中是整风的一大目标,使党内生活和社会生活高度统一,使以毛泽东为首的新一届领导集体能够有效地组织和领导全党。王实味的一系列杂文和他在中央研究院整风动员大会上的表现,注定了他要被批判。

毛泽东非常重视中央研究院的“民主”事件。1942年4月3日,中共中央宣传部作出《关于在延安讨论决定及毛泽东同志整顿三风报告的决定》号决定,指出整风是“纠正干部和党员的思想”,……,个别单位“在干部中事先没有研究清楚,……,以致出现了一些不适当的现象”,……研究、讨论、检查的目的是“改造”,凡是违背这个目的的言论和行动都是不正确的。".一九四五年五月二十一日,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指出:“整风的性质是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斗争”。毫无疑问,这些问题都是针对中央研究院的整改。同时也说明整风不是针对领导,而是针对小资产阶级的“思想改造”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中央研究院“纠正”了最初的整改。中央研究院的“整顿”工作分为六个步骤。第一步到第五步是“以群众的自发性基本纠正偏向”,第六步是“开展反对王实味的斗争”。

为了更好地批判王实味,中央研究院做了一些准备工作,如在非正式场合致电刘揭发王实味的言行。接着,在批判会上,刘命令在中央研究院全体会议上发言,揭露王实味散布的托派观点。批判会前,康生曾对王实味进行过定性,说王实味是“托派”、“国民党蓝衣社特务”,并对不同意见进行了批判。1942年5月27日至6月11日,中央研究院召开“党的民主与纪律”座谈会,集中批判王实味。十天大会期间,批判升级:从纠正普遍偏见到反对王实味,从普遍的思想斗争到反对托洛茨基分子的思想斗争,从反对托洛茨基分子的思想斗争到反对托洛茨基分子的斗争,最后从反对托洛茨基分子到组织处理。座谈会上,(李)、李渊、陈伯达、艾青、丁玲等人严厉批评王实味,李有昌、刘等人则揭露王实味的日常生活表现和私人言论。艾青说:“王世民的张文充满了诡异的气氛。看的时候就像走进城隍庙一样。

……这样的‘人’,实在够不上‘人’这个称号,……”丁玲提出对王实味“要打落水狗”,认为王实味是“善于‘纵横捭阖’阴谋诡计破坏革命的流氓”。同时,对自己签发《野百合花》做出自我批评:“……是我最大的耻辱和罪恶。我永远不忘记这错误,我要时时记住作为自己的警惕。”罗迈说王实味的态度活是在“耍死狗”。说对于王实味我们已经尽了自己的力量,……,他愿不愿意从反党反革命的茅坑里爬出来,要看他自己,等等。参加座谈会的人数少则100多人,多则1OOO多人,“座谈会”已经变成了一种群众运动。尤其是当毛泽东指示“准许插言”后,更是如此,当有人提出与“组织”想法不符的意见时,就会受到严厉批评、反对甚至围攻。当一个人说王实味虽然在思想上肯定是托派,但不能肯定他在组织上有什么问题时,立即有六七个人反驳,说王实味绝不只是思想政治问题,而且是组织问题。这样,对王实味的批判,由“思想”到“政治”最后到“组织”,一步步引向康生早已定好的结论。除批判大会之外,1942年4月初到6月底这段时间的《解放日报》,有15个版面刊发了关于王实味的评论和报道,基本上是批判之词,文风非常粗暴,全是政治讨伐与人身攻击。有的还是整版文章,比如6月17日张如心的《彻底粉碎王实味的托派理论及其反党活动》艾青的《现实不容歪曲》等。中央研究院的座谈会结束后,延安文艺界继续批判王实味,一致通过了谴责他的决议,并向“文抗”理事会提出开除王实味会籍的要求,随即便通过。此外,康生在7月与10月间,采用各种手段,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,把潘芳、宗铮夫妇,成全、王里夫妇,与王实味一起打成“反党五人集团”,其中潘芳在批判王实味的座谈会上还表现得很积极。1942年10月23日,中央研究院党委开除王实味党籍。10月底,王实味问题正式定性:托派、暗藏在党内的反革命分子、“五人反党集团”成员。1943年4月1日,王实味被中央社会部正式逮捕。1947年3月,王实味被押送着撤离延安,7月1日,在山西兴县被秘密处死。

上一篇:抗日时期延安有什么事件?
下一篇:王实味野百合花pdf(王实味野百合花赏析)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